书库排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春妆 > 正文 第260章 折罪(二合一)(作者:姚霁珊)
春妆

《春妆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260章 折罪(二合一)

    夏日天长,烟波桥畔绿柳垂烟,洒下遍地余荫。http://www.maiyj.com

    已是正午时分,阳光兜头洒落,夏蝉高声嘶唱着,桥下水波在骄阳之下金光灼灼,刺得人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红袖执着一柄青布伞,匆匆行过烟波桥,被热气蒸得红透的脸上,浮出几分烦躁。

    尚寝局最近差事虽不算多,却是桩桩件件都让人挠头。

    宫里马上就要添丁了。

    除谢昭仪、郭美人分别于去年八、九月间小产外,余下几位怀孕的嫔妃,上至荀贵妃、下至徐昭仪,皆在待产之中。

    此乃头等大事,太医院已然加倍安排了值院太医,生恐哪一位提前发动起来。

    按理说,六局一司身上的担子,此时理应轻了好些才对。毕竟,最难熬的还是各位贵主儿孕中那段日子,那真是一天天地提着心、吊着胆,点灯熬油似地,有个风吹草动就能吓出一身冷汗来。

    所幸,宫里有位柳夫人坐镇,她医术超绝,又极擅妇人科,几位娘娘终是有惊无险地坐稳了胎,直至如今即将生产,也不曾发生什么大的变故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陛下、皇后娘娘并太后娘娘更是亲自出马,将整个六宫的人手都理了一遍,差不多的地方,全都换了人,唯那些没人烧的冷灶,还维持着原样。

    而红袖所忧者,便在于此。

    依照原本的安排,她本该从尚寝局直接调入六宫,职司也将往上升一等。可现如今,她却仍旧留在原地,所谓升等、所谓进六宫,根本无人再提。

    这且不算,更让红袖不明白的,是帝后并太后娘娘调派的那些人手。

    一些在红袖看来偷奸耍滑、蠢笨愚驽或惫懒无赖之人,竟扶摇直上,不但以入得六宫,且其中几个居然还升了等;而另一些明明勤勉踏实、聪明能干之人,反被清出了六宫。

    红袖后来悄悄打听过,这些调离六宫之人,无一高升。要么分去六局一司,做些不当紧的差事,估计一年里头也难得见贵主儿一面;更有几个倒霉蛋儿,直接便被打发了惜薪司、司设监这等苦地方,也不知何时才能熬出头。

    这般看来,红袖不曾进六宫,竟还是因祸得福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什么,她不觉心安,反倒越发七上八下地,总怕哪天一觉醒来,便被发配去了外皇城。

    因心绪不宁,红袖这一路上只觉燥热难当,不停拿帕子在脸旁扇着。只这天气委实太热,那些须热风根本不起作用,越用力扇便越是热得慌。

    待行至景仁宫时,红袖已然有些头晕目眩,所幸那守门小监早识得她,问也没问,便将她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院子空落落地,青砖地被太阳晒得几乎冒烟,满院花树都打着蔫,没点儿精神头。

    直到踏上游廊时,红袖方才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比之庭院,廊子里却是凉森森地,那沿路微启的窗缝,正源源不断往出漏着凉气,没走上两步,红袖便觉得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将帕子拭净了汗,收好青伞,又立在廊下歇了片刻,方悄步行至偏殿门前,低声道:“红袖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咿呀——”殿门立时被人从里拉开,大股凉风扑上面颊,随后,掌事宫女华禄清端秀的脸,便出现在了红袖眼前。

    “哟,是你呀。”一见红袖,华禄清立时温声笑语,将门拉大了些,招手道:“进来罢,里头凉快。”

    红袖忙谢了她一声,快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转过六扇屏风,红袖便瞧见,那殿角设着今年最时兴的连轴扇,一名小宫人慢慢地转动着手柄,羽扇旋转处,恰有凉风来,整间殿宇比外头凉快了好些。

    荀贵妃却不在此处,而是在槅扇之后的凉厦歇午,红袖进屋时,便见贵妃娘娘正斜倚着美人榻,阖目养神。

    凉厦的温度比外屋略高些,想是荀贵妃有孕在身,不好过于贪凉。

    红袖悄悄向上瞧了一眼。

    许是产期临近,荀贵妃瞧来比月余前更显丰腴了,宽大的齐胸襦裙将她衬得珠圆玉润,美艳之余,别有一番风韵。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贵妃娘娘。”红袖屈膝行礼,复又不着痕迹地抬起头,往四下扫了一圈。

    红杏并没在。

    她莫名心头一松。

    她实则是有点怕红杏的。

    或者不如说,她在红杏面前很是心虚。

    因为,偷偷向荀贵妃举荐红杏之人,便是红袖。

    红袖荀贵妃的人。

    两年前,她才进宫,因不怎么懂规矩,一时不慎竟犯了桩大错,且还恰好撞在贵妃娘娘手里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最常见的戏码了。

    荀贵妃先是极言要严厉处置这不知死活的小宫女,后经不住红袖苦苦哀求,终是格外施恩,不予追究。

    自然,这恩也不是白施的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红袖便成了荀贵妃藏在六局的一枚棋子,而贵妃娘娘交代她办的差事,只有一件,便是物色合适的美貌宫婢,用以固宠。

    此前芳琴、芳月那对姐妹花,便是红袖挑中的。只可惜,她们来景仁宫没几日,便撞上建昭帝撤换人手,两姐妹很不幸地又被退回了原处。

    其后,红袖偶尔瞧见红杏,一时惊为天人,当下便向荀贵妃举荐了她,只荀贵妃彼时正忙于争宠,顾不上此事。

    再往后,贵妃娘娘突然验出有孕,这天大的喜事自是令她欣喜若狂,同时却又生出一层隐忧,生恐建昭帝冷落了景仁宫,遂听从红袖的建议,将红杏调拨了进来。

    如今,红杏“诗婢”的名头已然响遍内宫,红袖便生出了一种危机感。

    荀贵妃的手段,她比谁都清楚,那就是一只笑面虎,笑得越甜,你的下场便越惨。

    若红杏生得寻常些,只怕还能留下一条命,可偏偏地,她是个容颜绝世的美人儿,且,正值豆蔻年华。

    照红袖揣度,怎么着红杏也比荀贵妃年轻个七、八岁。

    如此年轻鲜嫩、艳冠群芳的美人,荀贵妃哪里容得下?

    而以红杏的聪明,必定也早知贵妃为人,红袖不认为她会老老实实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反击。

    红袖最担心的,便是红杏知悉前事之后,一气之下,拿自己开刀,用以威慑荀贵妃。

    这位诗婢如今正在建昭帝的心尖儿上,她可能斗不过荀贵妃,但捏死一个红袖,跟捏死只蚂蚁也无甚区别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,起来说话罢。”荀贵妃慵懒的语声传来,拉回了红袖的心神。

    她忙应了个是,直身而起,恭声道:“不知娘娘找奴婢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就有个人想跟你打听打听。”荀贵妃的语气有些飘忽,似是心情欠佳。

    这也不难理解。

    宫里好几个孕妇呢,此时比的是谁的肚子争气,而这种事,多半要看老天的意思。

    尤其是眼下,六宫各处人手换了好些,即便地位尊崇,荀贵妃亦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她又怎么高兴得起来?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将诸般情绪按下,荀贵妃闲闲语道:“本宫恍惚记得,两年多前,你说起过一个叫什么药的小丫头,你瞧着很合适。本宫就想问问,这丫头如今是不是就在哕鸾宫?”

    红袖万没料到她竟问起此事,愣怔片刻,方垂首道:“回娘娘,那丫头叫顾红药,如今确实是哕鸾宫的典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荀贵妃淡淡地看向她,神情间不辨喜怒:“本宫前几日瞧见了这顾典事,本宫很中意。本宫就不明白了,如何后来你便没个下文了呢?”

    红袖的后背浸出了冷汗,强抑下满心慌乱,嚅嚅地道:

    “回娘娘,奴婢先瞧着她是不错,只她一直被调来调去的,奴婢总捞不着机会看她的脾性,心里也没个底,就没敢跟娘娘提了。”

    荀贵妃“嗯”了一声,面无表情:“所以呢?你就给本宫荐了那个不要脸的骚蹄子?”

    红袖“噗嗵”一声便跪了下去,颤声道:“娘娘恕罪,奴婢那时候瞧着红杏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啧,人家如今可不是你一个奴婢能直呼其名的了。”荀贵妃不冷不热地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红袖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不成,红杏居然侍寝了?且还一下子就得了位份?

    刹那间,她心中直是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这一步踏上去,荀贵妃往后再要对付红杏,便没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生得美貌,便有如许好处么?

    若自个儿也有这般美貌,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果然,荀贵妃又接着道:“人家现下是昭仪娘娘了,这运道,谁比得过?”

    似凉似暖的语声,滑过红袖的耳畔。

    刹那间,她整颗心都像泡在了酸水里,那水里还掺着黄莲,连喉头都仿佛被这酸苦浸满。

    昭仪?

    竟是一来便封了昭仪?

    红杏的命怎生这样好?

    这一刻,红袖来不及庆幸逃过了红杏的报复,脑海中翻来覆去的,只有一个念头:

    这等好事,我怎么就轮不上呢?

    “怎么着?你这是吓傻了?”荀贵妃的声音陡然变冷,冰锥般扎进红药耳中,刺得她浑身一抖。

    她再不敢胡思乱想,扶地颤声道:“娘娘恕罪,奴婢错了,求娘娘恕了奴婢这一遭。”

    荀贵妃打量着涂着丹蔻的手指甲,好整以暇地道:“那若是本宫偏不想恕你的罪呢?”

    红袖的面上再无一丝血色,张口要说话,偏偏喉头发紧,竟是一个字都发不出,只能“咚咚咚”以头触地,平整的青砖上,很快便染了一抹血渍。

    荀贵妃恍若未闻,仍旧垂眸端详着手指甲,仿似那指甲上开了花儿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后,还是华禄清上前,轻声劝道:“娘娘,柳夫人说胎儿虽在腹中,五感却是有的,总不好听这些败兴之事。”

    荀贵妃神情紧了紧。

    的确,柳夫人确实这样交代过,说是胎儿五感俱全,人在外头说话做事,他都听得见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她立时挥手:“罢了,起来回话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并不高,红袖又正磕头磕得脑袋嗡鸣,一时竟未听见,还是华禄清走过去拉住她,又将荀贵妃的话重复了一遍,她才知晓,自己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贵妃娘娘,谢娘娘开恩。”红袖颤巍巍地起了身,只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不由闭上眼踉跄了两步,所幸华禄清就在一旁,适时将她扶稳。

    “本宫用不着你谢,要谢你就去谢禄清,是她救了你。”荀贵妃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红袖忙又谢过华禄清,这厢荀贵妃便道:“你既然知罪,就该晓得将功折罪。本宫也不为难你,只要你做成一件事便可。”

    她停住话声,冰冷的视线扫向红袖:“本宫不想瞧见纪昭仪。”

    红袖面色惨然,浑身上下像被冰水浸透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会是如此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一介宫婢,又远在六局,便是一命换一命,她也没法子弄死一位昭仪娘娘啊。

    似是察知她所思,荀贵妃轻笑了一声:“瞧你吓得这样,放心罢,用不着你动手,本宫不过是要你往外递个消息而已。”

    红袖一怔。

    往外递消息?

    递给谁去?

    难不成贵妃娘娘还留了极厉害的后手?

    思忖间,荀贵妃又轻声地道:“前几日,本宫听到了一个消息,说是金海桥西有那么一些人,专门收钱做这事儿。本宫给你的差事便是,去打听出那些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听轻细的声音,令红袖被寒意冻住的血液,重又恢复了流动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她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荀贵妃的意思并非要她动手杀人,而是让她去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虽则这也是凶险至极之事,却好过了前者太多。

    红袖暗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听说,那人是个老嬷嬷,年纪约莫有五十多,你多去冷宫那里瞧瞧。本宫觉着,她可能就是冷宫的也未可知。”荀贵妃再度说道。

    红袖躬腰听着,心里恍惚得厉害。

    当年同在尚宫局学规矩的小宫女,而今,已然踏上了不同的道路,安稳如红药、登高如红杏,还有红袖自己,一直且将永远受制于人。

    她怔忡地想着,一时悲从中来,只觉得这盛夏天气已然变作数九寒冬,令人彻骨地冰冷着、颤抖着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