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库排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惹爱成瘾 > 朝东暮西 第二千九百八十七章 太让人上头了(作者:半世琉璃)
惹爱成瘾

《惹爱成瘾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二千九百八十七章 太让人上头了

    她看得有些痴迷,以至于男人靠过来的时候都没发觉。

    所谓情到深处,便是如此吧。

    一切都只是水到渠成而已。

    她忘记了躲避,便被他吻了跟正着。

    那一刻她脑子里变成空白,什么要离开的念头都被抛诸脑后了。

    蓝修捧着她的头吻得很投入,那种思念已久终于如愿的感觉太让人上头了。

    他根本就无法去控制自己,只想一吻到天荒,到地老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半夜阿姨去给小白喂奶粉,没见到方柏霓在房间,心里便有底了。

    所以早上她掐着小白醒来的点去她房间带走了小白,怕她会吵到蓝修和方柏霓休息。

    这一次,蓝修比方柏霓先醒来。

    但他也没有起床,就那么抱着她不舍的松手。

    多么美好的早晨啊,他特别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,他就能一直抱着她了。

    以自己对她的了解,一会儿她醒来,估计会很羞愧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猜对了。

    方柏霓醒来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昨晚上头之后做的那些事情。

    她耳根子都跟着红了起来,根本不敢去看蓝修,还想着趁机逃走。

    结果蓝修先一步摁住了她,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,“时间还早,再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去看小白醒了没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会把她照顾得很好的,你不用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我想去厕所。”

    蓝修,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到底还是没能把她留住啊,方柏霓下了床就匆匆跑走了。

    蓝修抱着还有她体温的被子深深的感叹了一句,“真好。”

    方柏霓洗了一把冷水脸,好让自己的脑子能变得清醒一点。

    昨晚她的确忘记了反抗,但她没有要怪蓝修的意思。

    若非要怪什么的话,那就只能怪昨晚的夜色太美,他们之间的感情太浓了吧。

    但也正是因为看得明白,她才会陷入纠结和苦恼之中。

    她真的会舍不得离开的。

    一顿早餐,方柏霓又被蓝修喂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她发现每次吃饭的时候,蓝修就会让她喂小白,等她忙于喂小白的时候,他就会喂她。

    这好像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,到最后她连抗拒的机会都没有,只能接受了。

    方柏霓昨晚没回家,有些担心家里,说吃了早饭之后要先回家一趟。

    蓝修要送她去,这次提议被方柏霓婉拒了。

    蓝修想了想,还是同意了,毕竟总不能把她逼得太紧。

    关于父亲已经见过蓝修这件事,她回去之后,父亲到是没提过,可看她的眼神总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再加上昨晚又是一夜未归,方程其实已经能猜到什么了。

    所以今天她回家,肯定是要好好的交代一番的。

    方程刚和方母吃完饭,正打算陪她看动画片呢。

    方柏霓就回来了,他立马起身过来了,“是蓝修送你过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方柏霓背对着他换了鞋,声音有些轻。

    “那你昨晚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在他家。”方柏霓坦白的承认了

    ,她看了看客厅还在看电视的母亲后,才对父亲说道,“我们去房间里说吧,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我。”

    方程跟着她去了房间,因为怕母亲听到,才会选择这种方式。

    毕竟方母现在的状态跟正常人不同,你不知道她哪一句会听懂哪一句听不懂,总归是受不得任何刺激的。

    “蓝修那天来家里的时候,我看得出来,他对你还是有心的。”方程感叹着说道。

    方柏霓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呢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知道,她才会这样为难。

    如若蓝修对他们之间的那份感情有一丁点的不上心,她都可以彻彻底底的离开。

    就算是难过,对他而言也是暂时的。

    可那一次的离开,对蓝修造成的伤害太大了。

    到现在他们重逢,蓝修越来越看重这份感情了,她怕自己离开,会给蓝修最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如若是那样,她就算是死,也无法弥补这一份亏欠的。

    “妮妮啊,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但医生也说了,这种个情况不是一定的,是有概率的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赌那万一,我不敢。”方柏霓痛苦的说道。

    方程看到女儿这么痛苦,到底是不忍心的,“可这样下去……也不是个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我在想解决的办法,我一直在想。”

    方程见她这么逼迫自己,很是难过,恨不得替女儿去承受这份痛苦,“你别那么逼自己,你妈就是因为把自己逼得太紧,才会这样的,妮妮啊,你别逼自己好不好?”

    方柏霓一个人在房间里平静了好一会儿,才调整好状态打算出门去上班。

    出来的时候,方母看到她还笑呵呵的打招呼,“妮妮呀,你都生宝宝啦,肚子都变小了呢,宝宝在哪里呢?给我抱抱好不好?我要抱着给盈盈看,盈盈可喜欢小孩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去上班了,你在家要乖乖的,要听爸爸话,知道吗?”方柏霓拿纸巾给她擦拭了脸上的葡萄汁,又给她洗干净手之后,才出门了。

    她前脚刚走不久,蓝修就登门造访了。

    方程一开始还以为是方柏霓落了什么东西,打开门却看到是蓝修,着实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伯父,伯母好一些了吗?”蓝修又带了不少的东西来看两位长辈。

    方程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“你每次都买东西做什么,家里已经一大堆你买的东西了,妮妮都说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说她的,我买我的,不冲突。”蓝修还不了解方柏霓么,她就是害怕欠人人情。

    现在的蓝修可是抓住这一点不放,就是要她使劲欠自己人情,最好是还不清的那种。

    那样他就能一直把她困在自己身边了。

    方程可不知道他心里的这些弯弯绕绕,要是知道了,肯定不让他进门的。

    “伯母的情况还好吧?还算稳定吗?需要再去医院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好了,也没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方母听到两人聊天,还回过头来冲两人笑呢。

    蓝修也算安心一点了,“伯父有时间吗?我想和你聊一聊,关于妮妮的事。”

    这一天终究还是要来的,方父想了想,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方柏霓的父亲,这份责任他必须得扛着。

    方程带蓝修去了厨房外的小阳台上谈话,怕两人的谈话内容被方母听见了。

    方程先一步说道,“昨晚妮妮没回家,是在你那里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这一点,蓝修很坦诚的承认了,“伯父放心,我对妮妮是真心的,我会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你的为人。”方程感叹了一下,“我只是怕妮妮会想不开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来找伯父,就是想了解一下,她当年为什么执意选择要离开呢?”蓝修对这件事到底是耿耿于怀的。

    他也算是看明白了,这个问题不弄清楚,方柏霓是铁定还要想着离开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必须要弄清楚!

    “这件事……妮妮是不让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不会跟她说是你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方程自然是觉得不妥的,“于情于理,我都不应该告诉你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的立场我当然明白也能理解,我现在也是一个女儿的爸爸了,我能体会你这种心情,你不告诉我也是应该的,但……我想说一句,我和你,都是处于爱妮妮,我们都希望她好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这一点,方程无法反驳,“我当然是希望她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想了解情况,我想知道妮妮为什么一定要离开我,她心里有我的。”

    方程比蓝修还清楚这个道理,不然他怎么可能理会蓝修呢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……我是真不知该怎么和你说,只能说妮妮有她的苦衷吧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愿意告诉我吗?我答应你,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会离开她,会一直守护着她,就像您对伯母一样,我也会陪着她一辈子的,不离不弃。”蓝修说这些话的时候,很是郑重。

    方程看到了他的诚心,他开始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或许……或许真的能帮妮妮一把呢。

    哪怕妮妮以后怪他,他至少为妮妮努力过啊……

    方程想了一会,似乎想通了,便说道,“你们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,感情其实很好吧,在你眼里,妮妮应该也是个懂事又善解人意的女朋友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她很好,三观很正,我们相处起来也很轻松。”蓝修坦白的承认道。

    方程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,“是不是从盈盈出事之后,她的性格就开始大变了?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她失去了妹妹,孩子又没能保住,情绪激动我能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方程却摇头,“实际上,并没你所看到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……”

    即使方程和方柏霓都已经挺过来了,可再想起那段时光,他们还是会觉得很痛苦。

    就如此刻的方程一样,他的眼底都是悲伤和难过,毕竟是伤心往事,再提及还是会触动心里最痛的地方,“盈盈的死,我们这个家也出问题了,再加上妮妮失去了孩子,她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抑郁症,那段时间对她来说都是黑暗的。”

    抑郁症最近几年一直是网友们热烈讨论的话题,还有专门的研究调查表明,得了抑郁症的患者自杀率是一般人的五十倍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扛不住抑郁症的煎熬,最终选择自杀结束这种痛苦的日子。

    因为对他们来说,死,才是解脱,活着才是受罪。

    “盈盈……其实就是死于抑郁症。”方程艰难的解释着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