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库排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劫天运 > 第二十卷 第五千一百九十二章:大拿(作者:浮梦流年)
劫天运

《劫天运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五千一百九十二章:大拿

    太清在混沌天中风驰电擎,这一路上还哼了几首诡异的轻快歌曲,可见太清确实没发现这无法之境内部有我的存在,毕竟这东西不具备窥探作用,只有我在里面的时候能够看到外面的状态,所以他恣意的雅趣当然也给我无意看到了。

    我暗道最好这太清不要干出什么老不正经的事情来,否则我要是无意间看到了,以后他估摸着还要杀我灭口,所以我得装作不知道,至少也不能在他还拿着无法之境的时候就蹦出来,要不然他老脸挂不住我就倒霉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超级大神中的大神,我丢人不要紧,不能让他老羞成怒。

    因为太清速度太快,所以还没等我想好怎么出现最温和的时候,巨大辽阔的界面就出现在了我面前,这界面之巨大,犹如远古仙界,区别在于它不是用列星盘之类的宝物托起来的,而是看起来飘渺如烟,仿佛海市蜃楼中显现出来的一般,这让我率先想到的是永寂之门的证道天的幻象,而这界面的周边,确实也如同永寂之门一般,寂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漆黑仿佛吞噬一切,只有这界面的断断续续的虚影出现在其中,而太清仿佛无视这里的幻影,瞬息就冲入了其中,在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一切的时候,他已经来到了一片高山叠翠,草木茂密的大山群中。

    这里高山起伏,连绵不绝,而鸟兽鱼虫皆是古老而巨大,仿佛是地球的古生物时代一般,而空气中也弥漫着让道劫境都会觉欢畅的气息,这绝对是一处顶级的界面,而且生机盎然,气运磅礴,和妘九天那方远古仙界比起来,这里简直是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又是一个眨眼的时间,太清已经出现在了一间巨大的露天大厅之中,而他手托着无法之境,此刻表情严肃,手中拿着一把浮尘,更是仙风道骨,让人完全想不起刚才还在那哼唱儿歌的老不羞。

    太清出现的露天大厅里,一个熟悉的身影此时此刻正盘膝入定,不知道在冥想些什么,我眼睛忍不住一凝,暗道果然这太清够偏袒的,我说见的会是哪个弟子,果然就是李破晓这家伙了!

    他居然进入了证道天没死,还好端端的在这里修炼,按照我用无法之境萃取这里的仙气等级来猜测,那他岂不是至少也道劫之上了?

    不过按照夏瑞泽也道劫后期来看,李破晓觉醒到了道劫境界一点的都奇怪。

    似乎发现了太清站在自己身后,李破晓收功后站了起来,一脸认真的对太清行礼,然后说道:“弟子见过太仙尊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些日子修为大进,倒是没有辜负我的教诲,不过离着你能独善其身还有一段距离,此番理应在此好好修炼,方才我已经回去看过了,那孩子竟放出了那三位恶仙宵小,此番确实有些为恶过甚了,亦不知为何上清还要给那孩子机会,不过此事亦不是我们能过度参与进来的,替你指明道路,已经是大大的违背了规则呀。”太清一脸云淡风轻的说着一些自己作弊的话,仿佛这些事都是无奈之举似的。

    我当然也可以肯定是这太清救了李破晓了,否则进了九重天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    李破晓现在身穿一身云白色,头发潇洒的披在肩上,看起来如同风度翩翩的准大叔,而那双坚毅的眼眸和上扬的剑眉,也精神奕奕,如果女子看到他,定然觉得神采飞扬,能瞬间和一般男子区别开来。

    “太仙尊大恩大德,弟子毕生难忘,若是没有太仙尊引路,弟子早就死于证道天了……弟子又岂敢要求更多……但那夏瑞泽作恶多端,竟引魔头劫掠极西之地,害死如此多的仙家,还打算引魔头攻打我道盟,进而占领整个九重天,简直是痴心妄想!弟子即便是粉身碎骨,但凡还有一口气在,也要匡扶正义,除魔卫道!”李破晓咬牙低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太清一捻胡须,浮尘耷在了臂弯里,说道:“嗯,尔有此心,天地日月皆感应你的大义,不过如今要解除你的困局,尚且缺一道气运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仙尊,不知说的是哪一道气运?”李破晓惊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却暗道来了,这老不要脸的又开始忽悠了,这俗话说得好,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,我这东西丢证道天里,你要兜点底就不该去捡了,谁知你捡了就算了,当自己的送给弟子,那就怪不得我等你走后作妖了。

    “呐,这件开天证道至宝,乃是我机缘巧合从太清山上所得,只不过这些年来一直不得其门而入,便也不明此物作用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此物必有一道大气运,可助你一臂之力,只不过需要大气运才能开启,你这孩子有一道机缘与此物相似,却很有可能打开这里面的气运,或者让你眼下面临难局迎刃而解,可拿去探究一番。”太清一脸神神道道的把手中的无法之境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拿对开天之骨当然是一眼看透,不过能看透里面还有一道神奇气运跟自家弟子匹配,也确实够厉害的,我暗道不知道是他神奇还是吹牛皮厉害,反正果然不出所料他把我送给李破晓了。

    李破晓一脸惊奇,随后说道:“太仙尊,弟子已经得到太仙尊无数次帮助,又岂能再领受太仙尊的气运之宝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我暗道李破晓也假惺惺了,之前反正我看你就没少拿太清的东西,这一路过来,遇上大门槛,哪一次不靠这太清翻盘的?青牛是一件,道德天书也算一份吧?反正摊上这好师父,真是平步青云,让人羡慕知己呢!

    反倒是这玉清,也太小气吝啬了,感觉我在他面前就是后娘养大的,这一路过来传个归元法都是我找来的玉片,这一路上磕磕碰碰反正没见他几回,就算见到了,能用几句话来忽悠我的,绝对不给东西,能给东西的,一大堆玄机让我猜个你死我活,哪像是太清对李破晓,就差上墙没帮在下面推屁股了!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,暗骂这些老仙不厚道了,之前还言之凿凿李破晓不是自己弟子,这才一转眼吧?

    然而谁让我不是李破晓呢?

    我当然现在不能跑出来指着太清,这要是跑出来骂他一顿,我是高兴了,可他不高兴找我麻烦就不好玩了,这些超级大神一个个都要面子,我在明他在暗,只能是忍了。

    可我不能设套这些大仙,难道还对付不了他们的弟子么?让我不痛快了,我也得让李破晓不痛快才行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需得着眼于天下苍生,又何必在意此等小事?你且努力一番,做出一番有益天下的事情来,你且看看那姓夏的孩子,便是到处搜刮气运宝物,这乱打乱撞的,却反倒比你这孩子运气好许多,简直是岂有此理……”太清捻须说道。

    李破晓一脸委屈,说道:“太仙尊是想要我学夏一天?”

    太清拍了拍李破晓的肩膀,一脸的语重心长:“不能呀,那孩子行事天马行空,性子诡计百端,入不得我法眼,我还是看好你这孩子,性子如我呀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